当前位置 电影网 火车站有鸡么
温馨提示:请稍等10秒左右,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,然后搜索视频重试!

剧情简介

火车站有鸡么,七宝现在还有服务吗苏小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她动了动身子,后背还是火辣辣地疼,疼得她一瞬间就清醒了。

清醒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正和墨沉域两个人一起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

病床是单人的,他们两个躺在上面未免有些挤,所以他抱着她抱得很紧,两个人的身体紧贴着,她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男人胸腔里面心脏跳动的声音。

一下一下,和她的心跳一个频率,一个幅度。

不自觉地,她的唇角就上扬了起来。

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搂着她睡觉,也是第一次能够这么近距离地听一个人的心跳声。

她抬眸,看着墨沉域的脸。

他侧脸清俊儒雅,锁骨凸显性感迷人,清眉斜飞入鬓,睫毛修长,唇形弧角完美。

在清晨的阳光的照耀下,他的眼睛格外迷人。

等等——!眼睛!

苏小柠猛地回过神来,“你……你醒了啊。”

墨沉域被她呆萌的样子逗笑,他情不自禁地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,“还疼么?”

“不,不疼了。”

苏小柠不知道是他的那个吻,还是因为他的问候,总之,她的心脏开始狂跳了起来,脸也不由地红了起来。

“不疼就好。”

男人伸出手去抚摸她娇俏的小脸,“昨晚为什么不认错?”

苏小柠抿唇,“因为我没错。”

“可是你认错了就可以免受皮肉之苦。”

“我是个有骨气的人。”

苏小柠看着他,目光倔强,“再疼我都可以忍,但我不可能承认我没做过的事情,也不可能把我做得对的事情说成是错的。”

“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原则都丢掉了,才是最可悲的。”

“我的原则是,不是我的东西,我就不会承认。”

她认真的样子分外地可爱。

墨沉域看着她,叹息了一声,“你很珍贵。”

原本,苏小柠的伤口应该一周才能好利索的,可她身体很好,只用了三天的时间,伤口就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。

出院这天,她早早地就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,回到家,她直接仰头倒在了床上,“怪不得奶奶不喜欢在医院住,真的太压抑了。”

她长舒了一口气,刚想继续感慨,放在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电话是婶婶打过来的。

算起来婶婶已经好几天没打电话过来了,苏小柠抿唇,小心翼翼地接了起来,“婶婶……”

她以为婶婶又是打电话来询问她和墨沉域的进展,于是支支吾吾地,“我这几天没有……”

“小柠。”

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里面带着些许的哭腔,“你奶奶刚刚又晕倒了,现在在抢救室里面抢救!”

苏小柠的嘴巴瞬间张得老大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”

从她答应嫁给墨沉域的时候开始,奶奶就搬进了凉城最好的医院,情况也越来越稳定,怎么会忽然……

“你快点过来吧,老人家都70岁了,随时都有可能……”

后面的话,婶婶哭着没说出来。

苏小柠心中紧绷着的弦被狠狠地扯了一下。

她挂断电话,匆忙地向外跑去。

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,刚好和正从里面出来的墨沉域撞了个满怀。

在身体相撞的那一瞬,她彻底失去平衡,整个人狠狠地向着地面的方向栽过去——

千钧一发之际,墨沉域扔掉手杖,伸出手臂将她拉回来,整个人又因为她撞过来的冲撞力而向后仰去。

好在他用另一只手臂撑在墙壁上,才使得两个人没有一起摔在地上。

“怎么了?慌慌张张的。”

“我,我奶奶……”

苏小柠的声音里带着哭腔,她抬起头看他,“能不能,让司机送我去医院。”

“奶奶她现在还在抢救室里面抢救……”

她急得通红的脸和焦急的声音,让男人的心里微微一动,他点了头,“我送你过去。”

苏小柠抿唇,刚想说什么,男人已经按响了门口的呼叫铃。

司机老周飞快地冲上来,“先生。”

“送我们去医院。”

墨沉域朝着老周使了个眼神。

老周连忙进房间给他拿了外套和绑眼睛的才绸带,然后飞快地支起轮椅,推着墨沉域大步地从专用电梯下了楼。

转眼间,老周已经推着墨沉域出了门。

李嫂将一件外套披在苏小柠身上,“太太,路上小心。”

苏小柠这才回过神来,连声谢谢都来不及说,就拎着手机飞快地赶了出去。

在墨沉域提出要送她去医院的时候,她是犹豫的,毕竟她觉得他这样的残疾人出门应该是件很麻烦的事情。

可……刚刚老周这一系列的动作,居然只用了两分钟不到。

简直是神速。

她心情复杂地在墨沉域的身边坐下,“你是单纯送我过去,车停了你就回来,还是……”

墨沉域挥手示意老周开车,“你慌张成这样,我会放你自己过去么?”

苏小柠抿了抿唇,“要不……你就别下车了吧?”

奶奶现在这样,婶婶除了通知苏小柠,应该还会通知两个姑姑过来。

姑姑们还不知道她嫁人了。

如果墨沉域和她一起去医院的话,姑姑和她们的孩子看到了,肯定会问东问西,甚至还会毫不留情地嘲笑墨沉域是个残疾人。

“为什么?”

车里的空气骤然冷了下来,苏小柠能清晰地感受到,身旁这个眼睛上蒙着黑绸的男人有些不悦。

但是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,她只好硬着头皮,“也没什么,就是我家的亲戚应该都在。”

“乡下人不懂礼数,所以……”

墨沉域淡淡地挑了唇,“你是怕他们冒犯了我?”

她低头搅着手指,默默地点了头,“嗯。”

男人瞥了她一眼,“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可以不计较。”

苏小柠暗暗地翻了个白眼。

他可以看在她的面子上不计较,但她的亲戚肯定不会看在她的面子上闭嘴的。

她的两个姑姑做人向来尖酸刻薄,当初奶奶病重,需要几十万的治疗费,她们每人给了叔叔一万,剩下的要叔叔自己想办法。

叔叔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户,根本筹不出这么多钱来。

如果不是后来墨家人出现,奶奶可能连今天都挺不过来。

两个姑姑对待她们的亲生母亲尚且如此,对她这个捡来的小丫头就更是不待见。

甚至连奶奶发病,她们都说是她这个外来人害得。

正在苏小柠犹豫着要怎么继续阻止墨沉域的时候,车子停下了。

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我人都来了,不下车去见一面就太失礼了。”

Copyright © 2015-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