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电影网 横栏四沙最爽的休闲会所
温馨提示:请稍等10秒左右,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,然后搜索视频重试!

剧情简介

横栏四沙最爽的休闲会所,的鸡一般在什么地方易千帆的脸色不太好看。

苏小柠皱眉,继续冲他招手,“学长,快过来啊!”

她甚至还笑眯眯地揶揄他,“你不想去研究所工作啦?”

易千帆的双手在身侧死死地捏成了拳头。

他讨厌墨沉域这种阶级的人。

明明墨沉域哪里都不如他,不努力,不上进,仗着家世好有背景就可以娶走他喜欢的女孩子,可以随意地封杀他,甚至还可以让他破例进入他梦寐以求的研究所。

易千帆知道,此刻,如果自己是有骨气的,他应该拒绝的。

可,骨气不能当饭吃。

人,只有强大了,才能谈尊严。

深呼了一口气,他缓步地走到了苏小柠和墨沉域的面前。

他所有的动作和表情,都被墨沉域看在眼里。

苏小柠单纯善良,看不出易千帆心底的挣扎。

但他却能。

他向来欣赏这种能忍辱负重的男人。

和当初的他一样。

眼睛上蒙着黑绸的男人淡淡地笑了笑,“虽然易先生对我有敌意,但看在小柠的面子上,我还是愿意推荐易先生进医学研究所。”

他抬手,掏出一张他的个人名片递给他,“明天上午,带着这个去研究所报道,会有人接待你的。”

易千帆接过那张黑色烫金的名片,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。

他抬眼看着墨沉域,眸色复杂。

半晌,男人才缓缓地从牙缝里,挤出两个字来,“谢谢。”

“不必。”

墨沉域摆了摆手,“要谢,就谢你的学妹吧。”

“她觉得你是个人才,不能在你家乡那种地方埋没,所以才特地赶过来的。”

苏小柠连忙摆手,“不不不,学长你不用谢谢我的,其实是我老公提议让你去研究所的。”

她嘿嘿一笑,“我哪有那么聪明,能想到让你去那么好的地方啊。”

易千帆沉默了。

苏小柠的话,其实有她的道理。

如果不是墨沉域开口,苏小柠这种乡下丫头,根本想不到这种用特权让他进研究所的方法。

但想到这些,他倒是有些想笑了,“墨先生之前知会整个A市的医疗机构封杀我,如今又主动提出来让我进研究所,是想对我补偿么?”

苏小柠皱了眉,“我老公没有封杀你啊。”

易学长被秦朝暮辞退的事情不都说清楚了么?

“没有?”

易千帆墨眉倒竖,“如果只是被秦朝暮的诊所开除,我不至于穷途末路地准备回老家发展。”

“我能走到现在这一步,还不都拜墨先生所赐?”

墨沉域皱了眉。

他没有无聊到要封杀易千帆这样一个小医生的地步。

如果他真的想为难易千帆,他有无数种方法,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。

“老公?”

苏小柠转头,一脸疑惑地看着墨沉域,“大概,是易先生误会了。”

“不可能误会!”

易千帆眯了眯眸,“那些人明确地说了,是墨家的人过去通知的,不允许他们聘用我。”

墨沉域沉思了一瞬,“那这就不是误会了,这是栽赃。”

男人气定神闲的模样,让易千帆死死地咬了牙。

他说事实,墨沉域说是误会。

他说不是误会,墨沉域说是栽赃?

明明就是他授意的事情,居然能装作完全和他无关?

“墨先生,是你安排的就是你安排的,何必否认呢?”

易千帆死死地咬住了牙,“就算你承认了,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!”

墨沉域淡笑着继续开口,“不是我做的,我为何要承认?”

言罢,他朝着苏小柠笑着开口,“你觉得呢?”

苏小柠刚吃过不相信墨沉域的亏,此刻的她,对墨沉域自然是深信不疑。

于是苏小柠抿唇,抬眼真诚地看着易千帆,“学长,这其中肯定有误会的。”

“也许是他们不想聘用你,特地编出来的理由呢?”

她老公说不是他,就一定不是他。

苏小柠的这个态度,让易千帆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最终,他死死地咬了咬牙,“还是墨先生的段位高!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易千帆的脸色终于变成了猪肝色。

他拖起行李箱,连道别都没说,就直接绕开了苏小柠和墨沉域离开了。

他空着的那只手里,却还紧紧地捏着墨沉域给他的名片。

这是他未来的希望。

苏小柠看着易千帆离开的背影,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老公,易学长和我之前一样,误会你了。”

墨沉域淡淡地笑了笑,示意她推着他回家,“没关系。”

“无关的人,我懒得解释。”

“但是我有关系啊。”

苏小柠缓缓地推着他的轮椅向外走去,“我不希望我的朋友误会我老公。”

“这其中一定有误会的。”

少女一边走着一边盘算,“我要找时间弄清楚,然后去告诉易学长,他误会你了。”

墨沉域的眉,微微地皱了起来。

“算了,没有意义。”

苏小柠的倔劲儿上来了,“怎么就没有意义了?”

“老公,我知道其实你心里挺善良的,干嘛不让人知道?”

“被人误会是个坏人的感觉,一点儿都不好!”

墨沉域沉默了半晌,最终淡淡地笑了,“你是第一个说我善良的人。”

“那是因为别人不了解你!”

男人淡淡地扬唇笑了,“那你呢,你觉得你了解我么?”

“我觉得,我至少比别人了解你。”

苏小柠的目光和声音一样地倔强和坚定,“就算我现在不够了解你,我以后也一定会是最了解你的。”

男人含笑,“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

“因为我是你老婆啊。”

苏小柠的声音甜甜的,柔柔的,像是掺了过量蜂蜜的棉花糖,“我发过誓的,我要陪着你一辈子,照顾你一辈子。”

“我说到做到,绝对不食言!”

走到车旁边,小女人扶着他站起身来,身后的老周连忙将轮椅折叠起来。

苏小柠扶着他上车,“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了解老公你呢。”

说着,她抬起那张巴掌大的小脸,笑得灿烂,“所以我以后一定会是最了解你的那个人!”

墨沉域靠在车身上,转头看她。

阳光下,她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闪着太阳般璀璨的光,诚恳,认真,又带着盲目的自信。

墨沉域没忍住,俯**,吻住了她的唇。

Copyright © 2015-2021